新领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赚 / 正文

抓到了!大连警方确认抓获“女子半夜遭殴打”案件犯罪嫌疑人

(2019-06-26) 网赚

好演员是什么样子的?


赵立新、宁理、于和伟身上,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答案。他们都讨厌“戏骨”这个词,庆幸自己还不算多么走红,不会“活成了一个明星,却忘了自己是一个演员。”


他们为了表演,不啻把自己活成了生活观察家,细腻地捕捉各种真实的情绪和行为,有广博的视野和内心。要不是有他们的存在,真不知道我们还能看什么。

赵 立 新

我在寻找黑松露

和馒头之间的东西

驼色大衣和驼色毛衣均为Boss


熟悉赵立新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讲究人。


年初,他跟着金星去录《吐槽大会》,被几位老朋友吐槽说,“赵立新走哪儿都穿三件套”,“他连睡衣都是三件套”,“他出门撸串儿都要穿三件套”。台下的赵立新系着长围巾,戴着小礼帽,一被提到就大笑着捂脸。


显然,“三件套”只是被综艺节目放大的笑点。采访现场的赵立新很日常,没穿三件套,鼻子上还添了道新鲜的伤痕。他说自己最近在拍戏,演打架的时候蹭的,自己都没发现,下来后突然觉得疼,这才知道。


可他依然是讲究的,进退得当,用词审慎,用金星的话来说,“通身带着西洋派头”。在网络综艺的受众眼里,他甚至偶尔显得有些倨傲。


最近的一两年,和很多话剧出身的资深演员,俗称“老戏骨”一样,赵立新开始越来越多地在热门电影和电视剧里扮演黄金男配,把自己藏在张仪、洪七公,或是杜月笙的面孔后面做自我表达,同时,也和大众混了个脸熟。几档综艺播出后,更多不看话剧的观众也认识他了。准确来说,他们认识了一个“懂四国外语”,“在瑞典国家话剧院演过戏”,“有着变色龙般演技”的“国宝级男配”。

深灰条纹西服套装 Boss

白色高领针织上衣 Cerruti 1881

咖啡色短靴 Berluti


他不喜欢这些标签,就像他不喜欢这个行业盲目鼓吹“良心制作”“匠人精神”,不喜欢有些文化人抱着商业逻辑自我安慰,也不喜欢有人把他妖魔化成一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一样。“老有人给我挖坑,说什么‘老戏骨痛批小鲜肉’。我真没批评过小鲜肉,他们又不妨碍我,我也不是没戏拍,这本来就是市场调节的结果。”


但相比十多年前,他已经没那么愤怒,那么有攻击性,不再会为无法对话而焦灼、愤怒了。“很多事情我无力改变,那我就把眼睛稍微抬高一点,别看。”


他转念一想,“可怎么说呢,眼睛一抬高,又显得傲气了。”



“老有人给我挖坑,说什么‘老戏骨痛批小鲜肉’。我真没批评过小鲜肉,他们又不妨碍我,我也不是没戏拍,这本来就是市场调节的结果。”


黑色翻毛皮夹克、丝绒印花衬衫、深灰色长裤和黑色皮鞋均为Emporio Armani

十多年前,赵立新从瑞典回国。“无法对话”的窘境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欧洲演戏的那些年给他留下的显然不只是老朋友调侃的“西洋派头”,更重要的是,他见识了真正的好东西。他在欧洲见识到的是一个成体系的,有戏剧历史的环境。在那里,戏剧是一群从小被培养被教育长大的人一起玩的游戏,规则清楚,内容又不断翻新。“玩游戏的人乐在其中,还觉得高雅,效果就很良性。”


回国后,他想得很简单,既然要演话剧,就得给观众演真正的好东西,而结果却是水土不服带来的一次次失败。“现在想起来,我那个时候走偏了,也挺可笑的,非要拉着一群在短时间内无法在一个桌面上对话的人来对话。”


他打了个比方,说自己就像一个大厨,硬要做黑松露给一个三天没吃饭的大爷吃。“我心想,黑松露那可是好东西啊,你怎么能不吃呢?大爷说,孩子你给我一馒头吧,您那黑松露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还贵。您要真想行善事,您就去做馒头吧。”


那几年,他排奥涅尔,排斯特林堡,排萨特,反响都不好。一直到十一年前,他导演的话剧《我的秘密生活》票房惨败,他彻底灰了心。他决定不再强行为一出“黑松露”拉投资,做导演,殚精竭虑了,而是退一大步,只完成演员的本分,“只要观众来看了戏,觉得赵立新演得不错,那就挺安慰了。”


他慢慢地开始调整节奏,基本上一年只接一出话剧,只负责表演,剩下的时间接影视剧。在这样一个身份定位里,他逐渐把焦灼压了下去。


回到刚刚的那个比方,这些年间,他试图去寻找介于“黑松露”和“馒头”之间的东西。“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把黑松露搁在馒头里头,让老大爷觉得,行吧,能吃,里头这什么东西啊,味道还不错。”

黑色翻毛皮夹克、丝绒印花衬衫、深灰色长裤均为Emporio Armani

三年前,赵立新对自己食了一次言。说好只管演戏,不管别的,但在那一出戏中,他主动拿下了主导权。


那是一出形式先锋的独角戏,题材严肃、晦涩,除了男主角鲁迅,舞台上其他角色都扮成了虚拟的人偶。


排戏之前,赵立新还在山西拍电视剧。请假赶回北京后,他发现现有的排练状况完全不足以支撑起剧本宏大的格局和先锋的形式,“我作为演员,没办法接受这个,它没有一个魂魄,面具后面的演员都特别‘紧’,捉襟见肘地试图去表达一个宏大的东西,但看起来却像一出儿童剧。”


在那时,他做好了退出的准备。但他知道,自己还有另一个选择。这是一个难得的剧本,而导演虽然受限于经验,不懂得调动演员,想要表达的内容却是勇敢而新鲜的。只要他有办法把剧本的“魂魄”演出来,整个舞台就能被带活过来,晦涩的台词和夸张的形式都不再是问题。


“我对导演说,两个选择,一个,按我的来,用我的鲁迅,我的处理和调度;再一个,按你的来,我退出。他说我明白,咱俩其实并不冲突,就按你的来。”


他再次成了那个做黑松露的人,心里依然没底,却相信值得。


在他看来,这出戏的珍贵在于,除却先锋的形式之外,戏里的鲁迅与刻板印象决然不同。他的鲁迅是克制的,也是感性的。“演鲁迅这个人你没法纯理性,他血是热的,是暗火,不灭,吹两下就着。我担心的是,思考和感受这些东西在当下是很奢侈的一种行为。”


深灰条纹西服套装 Boss

白色高领针织上衣 Cerruti 1881


北京首演前,他给导演打了预防针,预计了三种可能,:第一,大多数人离场,毕竟这是一个基本没情节的戏,按他的经验,观众还是要看故事,爱看人物关系;第二,可能还没演完,有人打一通电话,他们就得停演,观众遣散;第三,只有一个问号。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北京首演场场爆满,甚至有观众在散场后久久不肯离去。而从北京出发后,戏演到了杭州、南昌,演到了上海,依然是这样的盛况。尽管在不久之后,他曾担心过的第二种情况最终还是发生了,但撇开不可抗力,这一回,话剧市场的观众给了他前所未有的安慰。“就挺感动的,这个市场虽然小,但还是有人懂你的。”


他意识到,至少在话剧市场上,随着“温饱”慢慢解决,观众开始变化了。作为一个艺术创作者,他似乎找到了愿意和他在同一张桌子上对话的观众。

驼色羊毛大衣、深蓝色运动套装、拼色围巾和运动鞋 均为Alfred Dunhill


于是去年,他拉上老朋友金星,一起做了话剧《父亲》。在他的界定中,这出戏可以被看作是他想寻找的那种“夹着黑松露的馒头”。


“做这出戏的时候,我坚信它是一部好看的戏。你先不管它深刻不深刻,严肃不严肃,首先,它是好看的。第一个问题解决了,有人来看了,你再去体会它是深刻还是浅薄,是严肃还是轻松。”


几场演下来,观众的反馈再次给了他信心。他们爱看,还看懂了。


“我就觉得,哎,这黑松露有戏了。那以后就再接着做吧。”



宁 理

在黑暗中与观众

共同完成一场仪式

黑色毛皮外套 Emporio Armani

黑色裤子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你家那儿天黑几点呐?”


看过视剧《无证之罪》的观众,听到这句对白想必总有几分心慌。凶狠、斗恶、残暴……你很难找到合适的形容词描述宁理扮演的角色“李丰田”,看过之后只剩下毛骨悚然的感觉留在脑海里,人性荡然无存,只把人命当游戏。没烟嘴的烟、破棉袄、烧掉一个手指的硫酸瓶,最后观众和剧中人一起,看到这些和他相关的踪影就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命运已经不在自己手上了。


把李丰田演成这样并非偶然或刻意爆发,在宁理心里,也只是“像平常一样,好好完成了工作”而已,本身并无野心和报复式爆发的企图。“就像平时我演话剧一样,进入这个角色,痛苦纠结,研究他,最后,挥手和他再见。”


上戏出身,宁理自有一番国内科班演员的扎实功底,毕业后也一直在上海人民艺术剧院担任男一号,获奖无数、星途无限。但他在演艺事业巅峰之时,却突然决定前往美国闯荡。“没意思,当时国内影视不是很景气,就想尝试另外一种生活。”在出国的时髦风潮下,宁理也没多想,“当时美国电影是影响世界的,想看看电影里的世界是什么样。”


到了美国后,宁理想,要不认真学学其他知识,不再做演员。尝试了一圈金融、珠宝鉴定之后,宁理认定自己只能重回老本行,便在1996年去了明尼苏达大学学电影制作。在美国受到的表演训练和教育,让他演戏状态明显区别于以前,也区别于其他演员。


“你不断地跟观众说,李丰田是一个冷血杀手,说是没有用的,你要让观众一看你就信。否则你再怎么演,你累死都不行,没有说服力。”宁理说。

白色翻领毛皮夹克、白色毛衣、白色T恤和灯芯绒长裤均为Brunello Cucinelli

深灰色运动鞋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作为这部戏的终极反派,李丰田却直到第五集才登场,但初一亮相便让人为这个角色的暴戾癫狂倍感战栗。故事讲到李丰田帮高利贷老大去收账,恰巧遇到对家兵哥的人也来讨债。面对兵哥的挑衅,李丰田一句话都不多说,直接把人扑倒抄起烟灰缸就往人脑袋上砸。背影里李丰田抡烟灰缸的动作极猛,但机械搬重复的动作却让人看不到一丝愤怒。事实也正是如此,当镜头切到他的正面时,溅满鲜血的脸上,分明是满足的快意。


这一秒沉浸在杀人的快感,下一秒他仿佛失魂一般,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满是鲜血的双手。但这个举动,似乎不是因为自己重伤了别人感到惊慌,而是——手弄脏该怎么办?于是,他又随手扯过一边悬挂的锦旗擦手,仿佛只是刚解决了吃喝拉撒的日常琐事一样结束了战斗。


其实这一段精彩的登场,在剧本里只是寥寥数语地写到“李丰田打了谁谁谁”,至于怎么打的、为什么这么打,都需要作为演员的宁理令之血肉丰满。“这背后是需要有逻辑支撑的,他的性格、他的动机就是背后的逻辑。观众只有看到的是一个立体的人,才会去认同,才能感受到恐惧、同情、或者喜爱。人物必定是要有灵魂的,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符号、行走的肉体。”


宁理在分析剧本的过程中,发现李丰田这个角色有别于其他杀手最大的不同,就是他的动物性。“就像那天在静安公园,我看到一只猫在捕捉一只小鸟。这只猫在扑出去之前是非常安静的,它没有任何表演性质,它只有一个目的,就是用最短的时间在最好的时机把小鸟捉到。”宁理说:“所以李丰田是不会为尊严而战的,他不会为形象而战,他的任何行为是没有表演性质的,他简单直接就只为了目的去行动。于是你不能用社会人的逻辑去丈量他,你以为他这个时候会去反击,他反而很温和,你以为这是件小事,但是可能因为阻碍了他的目的而遭到他的致命一击。这就是他的兽性,简单直接。”

灰色大衣 Louis Vuitton

黑色针织衫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最为观众津津乐道的一个细节,是李丰田行凶过程中从肮脏的破军袄里掏出来的那个草莓购物袋,这个娇艳的符号与李丰田身上的黑灰色的戾气形成强烈的对比,更凸显出这个角色的动物本性。这个草莓购物袋剧本里并没有写,其实是宁理自己加入的一个细节。在宁理眼里,李丰田不是一个杀手,只是为了办事儿而杀人。


“他是实用主义者。所以他不会找那种很帅气的包,他只要能解决问题就好,所以他手上得了什么就用什么。”宁理说。


宁理记得,读书时老师曾讲,戏剧,是创作者和观众在黑暗中共同进行的一种仪式,是共同完成的。由此他思考着:“创作者和戏剧本身都是要素,但观众也是一个要素——必须把观众考虑进去,因为我们是共同创造的。如何能让观众跟我们经历一场心灵上的洗礼、经历一场精神上的癫狂,这是我们创作者应该做的,而不是自顾自地过瘾。你要用你的经验、你的理性、你的技巧来给观众去呈现这样一场好戏。”


在《无证之罪》里,李丰田的台词本就很少,为了让李丰田一开口就让人感到狠劲儿,宁理特意去学了东北话,甚至细分到沈阳话、黑龙江话、吉林话的区别,最后花了大力气去学“道上”的黑龙江人怎么说话。虽然花了这么大工夫准备,但宁理在拍摄的过程中,还在尽量地简化他的台词。他认为,表演并不是声情并茂地把台词说出来,“这不是我们干的事儿,这是朗诵诗歌”。


在这部电视剧里,宁理给李丰田设计了一个非常狠的点烟动作。他先把滤嘴里的棉絮扯出来,再把烟支反过来叼着。中空的卷烟纸被点燃,腾然烧起一团明火,把李丰田松垮深陷的两颊照得又红又亮,随即火光黯淡,浓厚的烟雾弥漫开来,面容回归一如既往的沉静狠绝。这段30秒的戏,没有一句台词,但李丰田的杀气已经如浓厚的烟雾一样,被观众吸入肺腑。


“其实台词,只能作为信息传达的功能,但是无法承担你的情绪,你的行为,你的潜意识的行为,这些细节才是让人物立体的关键。”宁理说:“演员需要做的事,就是用尽少量的语言,通过全方位的方式——肢体语言、表情、行为以及道具等等这些东西去表现人物。因为你不是一个老师,你不是去教观众发生了什么,而是你和观众一起去经历这些事情。”



“我们虽是在娱乐行业,但是不能娱乐至死,这没意思,你还是要有

对人性和社会的反思。如果没有精神内核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卡其色风衣、浅绿色衬衫和黑色皮裤均为Alfred Dunhill

棕色皮鞋 Cerruti 1881


宁理打了一个比喻,“你不能上来就告诉观众:‘小朋友们这是4。’你要把“2+2”的过程呈现出来,让他经历一场‘4’诞生的过程。这才有劲呢,对不对?要不然人家花钱进影院看你给我上课?别逗了。”


在宁理看来,要呈现这场“2+2”转变为“4”的好戏,基于理解人物的“演绎”和传达感官信息的“技巧”一样重要。他举了一个歌唱家好友的蜕变经历作为例子:“我有个好朋友是唱美声的,他年轻的时候老喜欢拖长音,飙高音,也会得到很多的掌声。后来我发现他炫技的成分越来越少了,他的歌声只为这首歌的内涵而变化。”


“真正的艺术家,是你有这个技巧,但是你在呈现作品的时候,完全没有痕迹。”宁理说,“演戏就是如此,你要有对人物的综合理解,还要有收放自如的技巧。如果你只有技巧,没有理解,人物就没有生命力;如果只有理解,而没有技巧的话,观众不知道你在演什么。这两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演技。”

灰色大衣 Louis Vuitton

黑色针织衫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拍完《无证之罪》之后,交到宁理面前的剧本明显多了很多,但他并没有给自己加任何预设。面对剧本,他总是抛开一切,把自己想象成一个观众去体验故事。“你作为观众你爱看不爱看这个故事、这个角色;这个东西能不能打动你,能不能让你欢乐、悲伤、感同身受?”找到剧情的触动点之后,宁理才会开始考虑下一步:如何能够把这种打动他的东西放大,然后通过影像,去呈现那种我在读剧本时感受到的感动。


如今宁理刚刚完成了另一部网剧《无主之城》的拍摄。这次的故事说的是,宁理饰演的退休中学老师在一次意外中随着一群人到了荒岛,极致的环境下展现了人性的博弈。“这部戏本身的故事是有一些惊悚和悬疑,这是很能打动我的一点。”宁理说:“我们虽是在娱乐行业,但是不能娱乐至死,这没意思,你还是要有对人性和社会的反思。如果没有精神内核的话,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于和伟

幸好,我还没那么红

黑色西装外套和白色针织衫

均为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拍摄的那天,于和伟有几组造型是在户外取景的。刚打好光准备拍摄,就有驶过的路人认出他来,还停下车拿手机拍照。在于和伟印象中,“走在大街上没几分钟就会被人认出来”是最近一两年才开始“解锁”的待遇。“以前都没觉得有这么频繁,哪怕去年拍摄《军师联盟》的时候都没那样。毕竟曹操是一个古装角色,脱了古装,人家还是不认识你。到了今年,《猎毒人》出来之后,才发现藏不住了,得戴口罩出门了。”


于和伟成为“网红戏骨”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去年6月,《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在网络平台上线的第一天,一场重头戏让所有观众给看傻了——曹操挟天子,杀汉臣。


观众从来没有在荧幕上见识过这样的曹操。众目睽睽之下,他好整以暇地坐在瑟缩的汉帝身旁,面部肌肉和身体一样放松,像在看戏一样。而眼看着董承自尽后,他缓缓扶膝站起来,上了一步台阶,面对众臣懒洋洋地拢着手,“有没有想自首的?只要站出来,我奖罚分明,”接着,他稍稍一顿,拿捏着一种家长管教孩子的口气,慢悠悠地念道,“否则,我杀人啦!”

黑色皮大衣 Salvatore Ferragamo

高领针织衫 Hermès

黑色阔腿裤 Dior Homme

皮靴 Berluti


这场戏之后,于和伟在微博上被喊成了“曹霸霸”,以及“行走的演技教科书”。而他过去十几年来在《历史的天空》《真情年代》之类的正剧中扮演过的人物也连同曹操一起,被年轻粉丝剪辑成了弹幕视频,类似于“于和伟霸气台词混剪”、“于和伟炸裂演技大赏”,在微博上被追星女孩们争相转发。


于和伟没觉得这场戏有多特别,按照他的表演方式,这一系列令观众目瞪口呆的细节演绎都是他从一开始分析角色时,便一层层设计好的东西。在他所勾画的那几个人物层次中,曹操在这场戏中的这个场景下,就该那么表现。


同时,他越发觉得,对他这样的演员来说,成为“曹霸霸”,拥有更多的专注度和更高的剧本选择权固然是好事,却也常常令他心生惶恐。


“红”了,被大众认识了,上街得戴口罩了,行动不自由了,这其实都是小事。他最担心的是就此脱离了真实的生活,失去了观察世界,汲取表演养分的机会。“我不太认同当下的一种氛围,所谓的演员变成公众人物,就要被消费,这对创作是有束缚的。”


他是一个内向的人,不爱说话,不爱引人注目,习惯于躲在角色背后表达自己。拍第一部电视剧《历史的天空》时,从头到尾,他都没怎么跟戏里的那些大腕儿们搭过讪;拍电影《老炮儿》时,他演完第一场戏,卸了妆就想走,硬是被导演管虎叫住,才跟男主角冯小刚混熟。

“ 我不太认同当下的一种氛围,所谓的演员变成公众人物,就要被消费,这对创作是有束缚的。”

黑色风衣和衬衫均为Givenchy


前不久,为了宣传《一出好戏》,他跟着导演黄渤上了几档综艺节目。录节目前,他担心自己会尴尬冷场,但好在同场的都是熟人,他没必要强行出什么风头,老老实实地便顺利录完了。但他没想到的是,节目播出后,微博上的粉丝纷纷夸他“特别萌”。他反倒懵了,瞪着眼睛问工作室的同事,“我干什么了?哪儿萌了?这怎么叫‘萌’呢?”


这种困惑就好像他二十年前学表演时,在过年回家的饭局上被亲戚朋友起哄,“来一段儿!来一段儿!”


“你让我来一段儿什么呀?没有规定情境,我不知道该干嘛,摸不着边儿。”


于和伟承认,他依然是一个相对比较传统的演员。作为公众人物,在“规定情境”之外,他却需要把自己的真实一面展示出来,甚至放大,这令他无所适从。


“我请教了工作人员才知道,原来综艺也有‘人设’这种东西。”在年轻的综艺观众眼里,“曹霸霸”像个老干部一样乖乖坐在黄渤、黄磊和何炅之间的样子,就是一种“反差萌”。


而当年轻观众消费着于和伟的“老干部”人设时,他本人却只是暗自庆幸,“幸好,我还没有那么红”。


“没有那么红”,意味着于和伟尚有自由创作的余地。

剪羊毛领皮夹克 Dior Homme


他还记得,《军师联盟》火了以后,很多业内的人都在议论他的下一个角色是什么。那段时间,无论是跟人聊天,还是接受采访,他都强调自己既没有想要复制曹操,也没强求以后要如何突破曹操。毕竟,对中国的任何一个男演员来说,“曹操”都是一个可遇而不可求的角色,“他一千古枭雄,你都拿这个高度衡量我以后的角色,不得累死我吗”。


被问急了,他也只会跟对方开个玩笑,“你看我还演过刘备呢,别老惦记曹操”。


他举了一个在上戏读书时老师讲的例子。他们那会儿学的是前苏联的体验派表演,也就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体系。据老师说,前苏联国家大剧院的那些功勋演员演一出戏会获得很高的荣誉,但散场之后,他们的下一个行动就是回到排练场,重新做最基础的无实物表演练习。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忘掉之前的人物,以及那个人物带给他的荣誉,等到排练下一出戏时,便可以摆脱杂念的干扰。

麂皮大衣 Giorgio Armani/黑色衬衫 Givenchy

黑色收腿裤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皮靴 Hermès


“这个体系很清楚,就是我要归零,我要重新回到一个演员的状态。我不是曹操。我不想演了一个角色,我就永远成了曹操。”而重新回到一个演员的状态后,他要面对的就只是下一个角色。


我们最近一次看到于和伟的角色,是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站在观众的视角,整部电影是一出寓言,于和伟的角色在寓言中象征的是现代商品社会的秩序。


但是当剧本最开始来到于和伟手里时,他所考虑的依然是人物本身的层次问题。按照他的设计,这个以“有钱人”、“文明人”为标签的喜剧角色在整个故事中经历了五到六个层次转变。在与孤岛环境和乌合之众的交互中,他需要表达出从虚张声势,到失落,到崩溃,到触底反弹,再崩溃,最后回归本真的一系列心理状态。


最终的成片中,于和伟的戏份不算多,其中一段跳海自杀的戏在公映版本中也被剪掉了,但他所呈现出的人物特质却是清晰而闪光的。作为演员,他觉得自己在镜头之外所做的种种设计和探索无需被观众知道,“不过是手艺罢了,重点是角色被人看到”。

马海毛大衣和皮靴 均为Hermès

黑色收腿裤 Ermenegildo Zegna Couture


他当年学表演、演话剧的时候也是这样。一出大戏开始排练后,先是围读剧本。读完剧本,演员们各自领走自己观察的人物,自己创作一些观察生活的小品。“比方说,我见了一卖衣服的,我感觉这人的性格跟角色性格的某一个面挺像,那我就去观察,然后拿到舞台上来,演一段这样的小品,然后再慢慢地进入角色,进入剧本。”


但十几年过去,在他的观察看来,这样的戏剧传统正在慢慢被丢失。戏剧圈如此,影视剧行业就更不用说了,资本、效率和节奏都在破坏着演员塑造角色的初衷。“我们是不是本末倒置了?我们活成了一个明星,却忘了自己是一个演员。因为市场需要,你有时候就会被动地被消费。”


采访的话题似乎又绕回去了,但在这样的困境中,他已经想好该怎么跳脱出来了,“没关系的,我还可以给自己一个选择,不那么去做就可以了,反正我也没那么红”。



监制:董江威

摄影:徐争(赵立新宁理),李奇(于和伟)

造型:路遥(赵立新、宁理),董江威(于和伟)

采访:梁珂(赵立新、于和伟),小野(宁理)

编辑:何叶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9(www.x05.cn)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