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领悟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正文

极品影痴汪金卫

(2019-08-17) 体育

 大学疯狂下电影 

 社团大胆“搞事情” 


开始大量的观影是在上大学以后,自由时间比较多了,从2002年开始统计每年看多少部电影,因为大学住的是研究生宿舍,所以宿舍晚上不断电,也不断网,网速还挺快。另外学校有个BT共享网,跟现在很多资源站一样,一有什么新资源就有人同步传上去,每天最多能达到上百个资源的更新、而且校内下载速度能达到每秒10MB非常之快。

后来我也自己做种分享。当时就想把这些电影资源,保存下来,但当时没有网盘,所以我就买DVD自己刻录保存,刻了足有上千张DVD,刻废了两个光驱。影碟市场受到网络的冲击,大学期间买的碟不是很多,有次京东打折,买了很多正版的DVD,比如三碟装的《泰坦尼克号》,也是看中套装里满满的花絮内容。

汪老师大学时期 分享的资源种子

大学期间,我加入了电影社团,社团的学长毕业了,会把看过的影碟以超低价格卖给我们,我当时就疯狂的买入这些影碟,戈达尔全集、全套的布努埃尔,安哲罗普洛斯,还有一套黑泽明。然后我还把安哲的一套碟全看了,那会儿就以一两块的价格收了上百张的DVD影碟,也看了不少。下载看的电影也很多,大四时做了个统计是下载了2TB的量,做种上传了8TB的电影,尤其是我找到一些比较罕见的资源,比如纪录片,我都会上传共享。

 

因为喜欢看电影,大学也有时间看电影(2012年我就看了480多部片子),也养成了看电影标豆瓣的习惯。因为自己想记住一些东西,怕忘掉,从初高中时,就有做记录班上趣事的习惯了。前后记了有几万字,自己特别想抓住一些转瞬即逝的想法和事情。也是自己要写150字豆瓣电影短评“强迫症”的根源吧!要不然以后可能就会忘掉,当然现在看很多之前的电影短评都很幼稚,但那也是当年真实兴趣的感觉,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现在。随着时间,也在不断完善,电影看多了,自然会看出些门道儿。

汪老师大学时时期收集的部分dvd

大学那段印象最深的还是参加电影社团,直到后来才知道,那个电影社团是没有在校联注册的,是个“地下”社团。通过自印放映海报,到各个教室发放,粘贴来宣传社团,我第一次去参加社团放映,当时遇到今敏去世,连放了《千年女优》和《东京教父》,相当于是学校影迷们的自嗨。但社团放的片子还是很小众,2002年成立的社团,放映的第一部片子是《迷墙》,然后每年都会放一遍《迷墙》,算是社团周年庆。

 

从每年放《迷墙》,就能感觉到这个电影社团的反叛气质,我也就顺理成章的参与进来,整个社团也没有什么组织管理,松松散散不分大小,每周大家一起商量要放什么片,你这周放完,下周我来放,都是自己喜欢的,比如喜欢小津的,放《东京物语》,有喜欢是枝裕和的,放《幻之光》,有学西班牙语的,放个西语片。我喜欢娄烨,所以第一场放了《苏州河》,这也是我最喜欢的娄烨作品之一,放的时候几乎满座了。

汪老师大学电影社团的某次映后讨论留影

后来我也放了很多其他的片子,比如《华丽的假期》这些。我们也知道放的是盗版,所以也没收取什么费用,而且为了放映,还要倒贴钱,每学期一来都你一百我一百的筹钱,用这个钱去打点电教老师,拿设备的钥匙。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放电影,现在想想真的很单纯,但也挺不容易。

放娄烨这类电影,是通过人人小站和豆瓣小站做宣传,时间地点都是固定的,大家基本都知道每周在这都有放片儿。也放过很多像《幻之光》这类大闷片,看睡的肯定有,但也不会出现提前离场。

 

2013年,我已经成为社团的负责人了,就办了个更大规模的放映,申请了学院礼堂,联系了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希望在做校园连映时到我们这里放映,他们就给了我一个80多部电影的片单,片单国产商业院线片居多,只能在这里面“拔大个”。


通过查看豆瓣口碑和微博评论挑了几部,有王竞导演的《万箭穿心》,还是武汉话版的,杨瑾的《有人赞美聪慧,有人则不》,李睿君的《告诉他们,我乘白鹤去了》,社团还自费做了些横幅挂在桥园里宣传,本来觉得没什么人会来,没想到来的同学还不少,挺欣慰的。虽然放映效果一般,放的是电影正片的刻录DVD,但也明白这些片源是绝不能泄露的。

汪老师大学电影社团期间联动北京大学生电影节高校巡演条幅留影


 只身赴京城 “朝圣”尤伦斯 

那会儿还有一个事情对我很重要,就是2012年自己一个人来北京看电影。有天晚上,在寝室里刷微博,看到影评人木卫二微博说“北京的文青都骚动了!”,因为什么事儿呢?——尤伦斯要搞娄烨回顾影展,而且除了《春风沉醉的夜晚》是数字放映,其他都是胶片放映,这个消息让我特别心痒。自己也在犹豫去不去,但当机立断,还是在网上订了票,想既然票订了就去吧!管家里要了一千块钱,就来北京看娄烨电影了。

 

来北京是卧铺,回家的时候只买到硬座,也因为这个放映,知道了798尤伦斯,但已经忘记怎么找到尤伦斯的,虽然从高中到大学以各种形式看了娄烨电影无数遍,但看大银幕仍然非常激动,而且感觉很不一样,电影的魅力还是应该在大银幕上,看完就四个字“此生无憾”!自己也庆幸看了这次放映,觉得在北京这样的机会,以后可能就很难了

随后参加了张献民、曾剑、娄烨的三人对谈,当时娄烨刚刚拍完《浮城谜事》,南方周末专门做了一期《娄烨解禁》的专题,我还拿着这张报纸让娄烨签了个名。当天晚上又看了《花》,放映完了到北京站熬了一宿,第二天坐硬座回学校了,这一趟见到了最爱的导演,看了自己喜欢的电影,感觉太值了!

汪老师收藏 娄公子签名 《南方周末》“娄烨解禁”专题 

 兼职万达电影院 

 银幕观影初养成 

到了2012年暑期,学校要求我们找实习,我找了学校附近的万达影城做兼职,影院的半年里干了很多岗位,爆过爆米花,也卖过爆米花,卖品区也干过,还做过检票、引导员、影厅巡视,对影院的运作了解了不少,工资什么的还在其次,收获还蛮大的。


尤其是值夜班,所有的观众都走了,影厅要关灯了,我独自一个人坐在东北最大的IMAX影厅里面,看着对面空白的大银幕,那种感觉很微妙,自己第一次看IMAX电影就在这个影厅,看的是《盗梦空间》,也是我大学看的第一部电影,第一遍看的小厅国语版,激动的不得了,到最后泪流满面,果断再看了遍IMAX。后来在这个IMAX影厅看了很多电影,现在坚定的大银幕观影也是从那时培养起来的。

 

虽然自己电影也下载很多,也看了很多,但那会儿已经隐约感觉到小屏已经满足不了我了。2011年,在网上下了当时同步公映的《猩球崛起》枪版,看了20分钟就果断删掉了,觉得这么好的电影在电脑上看,对不起它!从此以后,再也没看过枪版,就意识到好电影就应该在大银幕上看,而不是资源。


来北京工作后,有条件了,我会分别统计大银幕观影和电脑上的观影,大银幕观影的比例越来越高,最初比例差不多一半一半,到现在银幕观影几乎占了九成,每个月电脑上看也就一两部,有时候甚至没有,全部是在银幕上,或者文艺空间看授权许可的放映。

汪老师工作过的万达影院

这就像诺兰、昆汀他们坚持的,最好的电影,就要在效果最好的影厅,看最好的版本,去年有次最极端的,7月份我刚刚得知《敦刻尔克》国内刚刚定档9月,我忍不住直接订了张机票飞台北,去看了激光IMAX版的《敦刻尔克》,激光IMAX的画幅比一般IMAX还多,与胶片IMAX画幅相同。


非常任性的一次观影经历,花了好几千块钱,,但三天在台湾看了十部电影,像《一一》、《极寒之城》、《在那世界的角落》等,还是挺值的。像这些不引进的片子,我也想方设法去看大银幕。

 

 纵览四地电影节 

 京沪台港全看遍 

来北京工作后,我才开始去电影节看电影,甚至到港台地区看电影,2014年开始看北影节,上影节是从2015开始,当时虽然挣得少,但也坚持到了现在。2016年开始参加台北金马影展,我每份工作的离职,也大多都在电影节的前夕,因为可能请不到太长的假,那还不如离职把电影看爽,并且每次我都不后悔,虽然之后找工作的时间有点漫长,资金压力也很大。去年就是辞职去参加了台北金马影展,待了45天,看了一百部电影。

很多人去台湾自由行,都是环岛游的,我去了三次台湾,一共六十多天,只有一次和当地朋友去了九份,看了侯孝贤、吴念真他们电影作品根源的取景地。其他时间都在台北看电影,去各种电影院,首轮影院,二轮影院,摸得门儿清,上一次去台北,还办了很多影院的会员卡。

台北重映版《一一》观影前,汪老师手持票根座卡与海报留影

像《八恶人》、还有今年的《死侍2》,即使这些资源都烂大街了,我还是希望把第一次观影留在大银幕上。《死侍》我就在上影节看的,在影院乐了俩小时,像在资料馆看的《怎样都行》“打破第四堵墙”这类,大银幕的效果尤为突出。更不用说像《银翼杀手2049》这种科幻视效的电影了,去年在台北赶上最后一轮IMAX放映,看完出来就觉得倍感孤独,重点还是看的完整版。

我还抓住去深圳出差的机会,出发前熬夜做攻略计划,过关香港待了二十个小时,跑了六七个王家卫、彭浩翔、杜琪峰电影的取景地,还在香港看了三部电影,之后又去了次香港,两天时间,看了三四部电影,其中有《异形:契约》和《逃出绝命镇》,都是完整版,看完非常爽,果断给了五星。

 

还有像大陆影展不太会放映的影片也会有意识的出去看,比如杨德昌导演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和《一一》,最早看《牯岭街》也是那个低清版本,一张LD转制DVD影碟,足足等了六年,才在台北中影的电影院里看了《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就像看了部新电影一样,四个小时一点都没有分神,非常震撼,回来又看着资源做了一点拉片,找个各种关于这片的评论解析的文章,以及介绍当时台湾眷村文化的背景资料,最后才明白这是一个史诗级别的眷村图景。后来SAME的kai哥找到我,做了一次关于《牯岭街》的映后嘉宾座谈,给大家讲了一下,还是很震撼的。

台北圆山大饭店 汪老师手拿CC蓝光版《一一》,与海报合影


 兜兜转转做媒体 

 电影写作收获丰 

最初来北京入职了一个电影宣发小公司,工作了半年,公司一个项目都没有,很多人都走了。我也离职去了猫眼,做了十个月又去了巴塞电影,做了一年半。在巴塞之前,除了几千部电影的豆瓣短评,是没怎么写过电影相关的东西,只有零星的几篇,第一次写是《钢的琴》,是为了补交大学作业,后面还有纪录片鉴赏课的作业,写的是《张艺谋的2008》,娄烨后来的《推拿》,也是看完自发写了一篇,都是自己喜欢写的。

 

在巴塞的这段时间对我是很宝贵的,虽然自己以前也是有写作兴趣的,从续写课文,到写小说都尝试过,写了有十几万字,但大多都很幼稚,只是排解学习压力的方式。自己在巴塞之前是没有长期写作的一个状态和习惯的,在巴塞大概写了两百多篇稿子,对我来说收获是很大的。

 

台北 汪老师探访建国中学

在巴塞写的文章,都是我个人特别想写的,都是向上级提案,有些是评论类的,有些是功能类的。比如我写的《敦刻尔克》观影指南,算是公映前的观影引导类,浏览量非常高。还有关于电影放映格式的科普类文章,现在我也一直关注电影技术方面的东西,虽然是外行人,但还是很感兴趣。

2016年底,博纳悠唐4K120帧3D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售票现场组织管理非常混乱,那次我正好去帮朋友买票,回来我就赶出一篇稿子,以亲历的方式把种种问题记录下来,之后在北影节遭遇放映事故,而没有妥善处理,自己也把整个事件记录报道出来。


作为亲历影迷,遭遇此类事件的愤慨情绪,是我报道写作的驱动力,而且出稿非常快。这种针对影院影片放映服务能起到测评监督的稿子,现在也是很有必要的。

汪老师在台北探访牯岭街


 至今未称“影评人” 

 任性造就新影痴 

现在很多朋友一介绍我就是“影评人”,但直到现在,认为自己还不够资格做影评人,仍需要进一步的学习,我更认同的是资深影迷的身份,或者叫“影痴”。自己绝对是够“痴”的,每年北影节,台北金马影展,一天连轴转看六七部电影,不睡觉看午夜场,看得人身心俱疲,但感觉又很爽,觉得自己也够疯狂的,够任性,想看的电影一定要看到。这股劲儿,并没有随着自己年龄增长而减退,也没有因工作原因被消减,依然如此旺盛,我个人是很高兴的。

 

我也很喜欢收集电影票根,电影的签名周边产品,可能对于其他人都是废纸一张,但对我是意义非凡的,像当时资料馆办的王家卫、库布里克影展的全套票根,我一直还留着,对于这些收集,对自己就是一种记录,也是一种电影过往的物证。包括去港台地区,金马影展的票根我都有保留。

 

之前常去朝阳九剧场看FIRST的展映影片,虽然现在没有了,但最近又新出现了林象放映,也是很欣慰,像尤伦斯的放映,比以前也丰富了,包括资料馆,法国文化中心,甚至是德国歌德学院,这些机构的放映,也是对院线之外,影展之外各国艺术电影放映、授权放映的补充。对我这种专注大银幕观影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

2016年北影节 汪老师在资料馆与影节票根合影


 四年电影资料馆 

 独钟“胶片”大银幕 

 

我是通过微博奇爱博士的宣传才知道资料馆的。第一次来资料馆看电影是2014年,是北影节前举办的法国影展丹尼·伯恩的《臆想成病》和《欢迎来北方》连映。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资料馆才来的北京,也坚定了住资料馆周边的想法,四年了也没有搬。

 

在资料馆看库布里克影展,他的作品之前都看了,但在资料馆看的每部库布里克作品,都会有种被“洗脑”的感觉。看完《闪灵》,就被斯坦尼康的运镜所折服,看完《发条橙子》就会被《威风凛凛的进行曲》颠覆,《太空漫游2001》看完就会被《蓝色多瑙河》“洗脑”,看完出来脑子里的旋律还会回响很久。

《大开眼戒》看完之后,脑子里很久都回荡着肖斯塔科维奇的《爵士组曲第二圆舞曲》,这些是在电脑上看体会不到的,感受完全不同,还不会分神分心。比如看《头号玩家》还有一些喜剧片,在电影院和一群人看电影的氛围效果,远比一个人在电脑上看的效果要好的多。



有的电影确实有那种让人想再看一遍的魔力,看完一遍觉得不行还要找机会再看,不少电影会让我有这样的感受。而更多时候想看第二遍,是因为没看懂,或是中间睡着了。


我看很多的商业片会被爽到,像《银翼杀手2049》、还有《头号玩家》,冲着里面那段“闪灵”也得再看一遍。


库布里克影展票根留影及《大开眼戒》片尾结束留影


以前看胶片放的电影,确实难得,争取尽量多看,但是现在数字大潮不可逆啊!现在都抱着胶片看一次少一次的心态了,将来真的会在某天就没了。就像奇爱博士说的“不是没有胶片电影可放了,是因为没有胶片放映机和配件了!”


不过从电影摄影方面看,近年确实看到胶片电影拍摄的回潮,不管是前几年的《长江图》,还是张猛导演的《阳台上》,还是今年毕赣很高关注的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都是用胶片拍摄的。


国外的例子就更多了,《敦刻尔克》后期胶片配光还是用化学的方式做的,所以胶片一时半会也完不了,不过还是且看且珍惜。有时候到资料馆看电影,如果之前不知道放什么介质,我都会回头看一眼放映机来判断放的胶片还是胶转磁数字拷贝,看到放的是胶片,就觉得不错!

2017年北影节 汪老师手举导演签名版《步履不停》CC影碟向是枝裕和示意提问


 迈步纪录片 

 开拓迷影路 


对于电影写作自己觉得还不够,应该多加锻炼,最早是因为看《电影世界》,里面的电影评论就非常犀利,毫不留情,该骂就骂,觉得挺牛。后来从事这方面的写作,发现影评也是分很多方向的,流水账式的,毒舌式的,深度典故解析式的,自身经历抒情式的,这就像写作一样,不存在最好的,还是要塑造自己特色的写作风格。

有两种电影会激发我的写作冲动,一种是具有深厚故事背景可以去挖掘的,比如《村戏》,可以去分析其中的每个人物, 还能结合历史背景;或者像《头号玩家》,作为库布里克影迷看到片中的“致敬梗”是非常兴奋的,这种不仅值得去写,而且值得去了解关于影片很多幕后解析的内容,后来我把《头号玩家》的幕后花絮都看了,还是感觉到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一直让我着迷的也是这些经典电影究竟是怎么拍的?常会看到很简单的镜头,拍摄其实相当复杂,而看起来很复杂的镜头,拍摄反而很简单的很多例子。这些都是自己很想去挖掘,然后通过写作分享出来的。还有一种就是情感的触动,比如娄烨的电影作品《推拿》,更像是写私人随感一样。

《头号玩家》幕后花絮视频截图

很多电影在看第二遍时,就会有更多的体会,比如导演创作的意图,可能也是自身观影积累到一定程度了,才体会到的。最近发觉自己对纪录片有更加的热爱,更多关注的也是在独立纪录片上,创作纪录片是一种社会责任,很多影像的记录都是我们看不到的东西,有些比剧情片还荒诞,甚至残酷,但纪录片创作拍摄中也会涉及很多剧作、设计、摆拍,甚至是伦理问题,但我对纪录片的兴趣更加浓厚,也许未来有机会往这个方向尝试。

现在也有意识去关注比较好的纪录片,想方设法的去看,最近的《大三儿》、《四个春天》,还有《入戏》都去看了,去年的《囚》甚至刷了两遍。在台湾认识的很多影迷朋友,他们都有在影院用笔和本子写电影笔记的习惯,自己也在很多放映中也尝试了,写一些看电影时触发的问题和想法,对于文字工作者来说,许多一闪而过的东西,还是很重要的。

 

很多朋友也建议我尝试做编剧,但基于自身的某种原因,觉得自己可能写不了剧本,但作为一个记录者,可能更适合做纪录片,但这仍然需要学习,纪录片也不是拿起摄影机就能拍的,喜欢看电影的工作方向也很多,可以做策展人,电影策划,但尝试做纪录片这个大方向是定了,就像大学毕业,毫不犹豫的来北京是因为电影资料馆一样,以后也会继续往这个方向积累和努力。


推荐 | “幕味儿”公号有偿向各位电影达人约稿。详情见:

热门文章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2-2019(www.x05.cn) 版权所有

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文字、素材、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

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及时与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